切尔西女球迷 天枢子民 刺客列传 大秦帝国
古风 入门作家

少年之死

        初夏的第一声雷终究还是打了,人们一个个在大风中神情紧张地奔跑,雨伞是虚设,大家的浑身湿湿的,我逃了晚上的自习课,夹杂在这群人里,朝家的方向跑去。挂在书包上的孔雀翎跑丢了,我抱着我书包慌张的回头去找,早就被雨水冲跑了,我回头要去找,雨水模糊了视线,我连路都看不清了,更别说找那个根本就不起眼的小物件了。
        耳边除了刮风下雨的声音我恍恍惚惚还听到了路边那些还在屋檐下闲坐着乘凉的老头老太太们的闲聊。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咱这院子里莫不是要有姑娘出嫁了吧。”
        “是杨家的老大定了亲,他们家老二可是在北京上学,一个嫁给富二代,一个在北京读书,这杨老头真是托了孙子孙女的福了。”
          “坏了一辈子,居然命还是那么好。”
           咔嚓,一声雷声巨响吓毁了在屋檐说闲话的老人,我也心扑通扑通地跑到了楼道里,楼道里扔着杨佑祁上学的时候骑的自行车,没有人动过,生了锈。他不是什么值得让人纪念的大人物,在我们高中这样的学霸比比皆是,不知怎的,弄丢了他送给我的孔雀翎,我非常惭愧地回头看了好几眼那辆自行车,他把他最喜欢的玩意送给我,还说,那是才子佳人的定情信物,我想就是过家家的玩意罢了。
      爸妈阴沉着脸,满眼里透着这孩子真不争气,他们总爱拿我和杨佑祁比,因为附近就我们这两个同龄人。
        看看人家杨佑祁,中国人民大学,你给我考个咱城里的大学就行了!你这样天天回家,连大学都考不上。妈妈用指尖戳着我的太阳穴,我这只落汤鸡,到没了扑棱翅膀的理由。
        杨佑祁,杨佑祁,杨佑祁,恨不过,也不能爱,你要拿我怎样嘛。那张脸俊美乖巧,又眉目可憎,简直就是斯文败类。我在心里越想越恼火,湿淋淋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所在屋里。换了件干净衣服,打开冷气,捂着夏凉被,听着歌,睡着了。
        君雅,君雅,看师哥这身汉服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佑祁哥哥穿什么都好看,这身汉服真的好美。
       我看不清他的一切,脸,身形,衣服,一切都浸透在雨水当中变得模糊,他那双修长的双手在擦拭着我被雨水浸湿的脸颊,君雅怎么哭了,君雅不要哭,师哥在这里的。
       我没有哭,我没有哭,我只是看不清你的脸,雨下的好大,我奋不顾身地抱着他,他抚摸我在风里的长发,可我早就剪短了,为何在这里我的头发又变长了。
       不要像师哥 ,一辈子,都活在梦里,韶华青春,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可是,师哥,你也是个翩翩少年啊,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抱着他,不想分开,因为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那句话,我以为一辈子还长着呢。
           傻瓜,他松开我,我好累,我想休息一下,我,要走了。
           佑祁哥哥,你要去哪里?他这句话我让我好害怕。他松开,乖,我要去我该去的地方。
          原来我在一个院子里,旁边的高楼的上,杨佑祁那双如玉石般的双手在向我挥舞。君雅,我在这里呀,我现在就找你去。
突然在模糊扭曲的雨幕中,一个白色的不明物体优雅的飘落,我想走过去看到底是什么,为何如此的美丽,不,这不是什么奇景,而是在跳楼的杨佑祁。
          不,杨佑祁!不,佑祁哥哥,不要跳,啊!!!!!!!!!!!!
            雨水血水,地面变了颜色,流到我的脚边,雷声隆隆,混沌的世界中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跑,却跑不出这个灰色混着血的世界。
          我受不住这样的场景,从梦里醒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的。梦与现实一定是相反的,对不对,雨还在滴滴答答地下着,就像一个在默默抽泣的少女,哭一言不发。
          我打开电脑,惶恐不安地走进他的空间,他穿着他最爱的那身汉服,办成杜丽娘,唱那一出游园惊梦,笑得不带一丝忧虑。我们高中虽然民风开化但是也不至于可以接受一个这样爱扮女孩子的男生,我听到那些流言蜚语袭来,恨不得揍死那些造谣的人,可是他还是逞强微笑,告诉我不要搭理那些人,他们不会懂的,他们是在觊觎这份梦想。可我明明是听到这莺声细语办着哭腔,就象一个小姑娘。我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低着头,和他离开了那些指指点点的人。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我在电脑前泪如雨下,已是凌晨三点,我的心已经乱成了一团麻,这个点,杨佑祁一定在赶他的稿子吧,记得他和我说他后悔当年没学文科,要不然,全校第一,非他莫属。是啊,一个永远只会把泪水藏在纸扇后和爱的人的男孩子,他的情感永远是细腻的,不掺杂世俗一点灰尘的,这大概是我们会在一起又没有在一起的原因吧。
           我做完了晚上没有写的作业,已是早上六点,爸妈还没起床,我悄悄地出了家门,雨还在啜泣,像个无辜的小姑娘,更像被别人误会的杨佑祁。
        还在写谱子,你这样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好工作,怎么养家糊口?
        你是个男孩子,那么爱臭美,小心找不到女朋友。
        杨佑祁你这个大姑娘,不和我们踢球,总是和这个小姑娘讨论什么诗情画意。
        老杨别研究你那汉服了,和我们打一局魔兽吧。
        师哥,先别写诗了,我可以问你,一道,数学题么?
       他只是想做他爱做的事情,却总是被打扰,或者是被人误解,他分不清他的爱好和特长,义务和权利,他的成绩优秀,却不是学校的佼佼者,却总是一定要在成绩上成为佼佼者。
         把你的琴棋书画放下,高考,最重要。
          这些有理无理的要求他总是在说,哦,他听话,很听话,也不愿意发泄,却藏起来写在日记里,唱在戏文中。
        想着这些,我心情沉重地走到学校,也学起了他唱戏时候转兰花指的神态,强颜欢笑,心里确实像苦茶一般。他只是一个翩翩少年啊,为什么要承担着拯救世界的重任。
         君雅,你知道么,我也只能努力学习,才能过我想要的生活。
          好啊,我也想。
          可是wuli雅雅并不能理解师哥呢!
          师哥,我喜欢你,我肯定理解你呢。
          可是这只是同理心,你并不了解真实的我。
没有,没有,师哥你误会了,我怎么不了解你,你写的诗,你作的画,你唱的戏文。
我害怕,你会在那些反对我的人里。
在反对他的人里?我擦擦被雨水打湿的额头,为什么,我们不是才子佳人么?罢了罢了,高考最重要,其他都是身外之物了。
          阴郁的教室今天忽然多了几分活泼,大家都在唧唧咋咋地说些什么。
          你还记得那个唱戏的么,就是老爱拌女装的那个。
          就是比咱们高两级的理科生?
          他不是个gay么?
         今天早晨刚听说了,他自杀了?
         自杀?跳楼?喝药?
          听说是跳楼呢!
          你们说,都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了还这么想不开,我如果考上了那大学,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说对吧,郑君雅。
          不可能,你们不要听信谣言,他个阳光大男孩,怎么可能跳楼呢,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一滴泪没有掉下来,只是瞳孔放大,空洞地可怕
          我记起来了那个学长,是,你的……
           哇,我终于忍不住了,再一次逃了自习课,一步都没停地跑回了家里,我没有打伞,泪水汗水雨水,我浑身都湿透了,在一堆枯树枝上我发现了那被我不小心弄丢的孔雀翎,它已经没了光泽,形容枯槁,或许这只是像孔雀翎的枯树枝罢了。可是这是杨佑祁留下的唯一个让我恋想的了。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说他最爱海子的诗,也是用诗意地方式选择离开,选择回到他想去的地方。
         还是昨天的那些老头老太太坐在屋檐下乘凉。
         杨老头还是得了报应,大孙女得了白血病,大孙子年纪轻轻就跳楼。
         现在的学生承受力都那么差,以后怎么在社会上混啊。
        我说这孩子唱戏不务正业,上了北京的大学又能怎么样,我那孙子小时候学习不怎么好,现在年薪这个数。
         人死了流言蜚语还这么多,还好这些,佑祁哥哥已经听不见了。
         我一脸丧气地回到家里,爸妈这一次没有责备,摸着我的脑袋叮嘱我,开心最重要,考的学校不好怎么样呢,你看看这考的好的不也是心理不好么。
        爸妈,别说了,我想静一静,我拳头里紧紧地握着那个孔雀翎,他再也不在了,不在了,不在了。
       我躺在床上,一直抽泣到泪水流干。
        君雅,这是我最爱的那一身汉服,我穿上像不像杜丽娘,美不美。
嗯,佑祁哥哥永远是最美的。
只有你能理解我扮成女孩子,我只是爱这样的美,我希望与相伴一生的人也能这样美,答应我,你要好好读书,活到万人之上,这样就不会有人嘲笑我们了,师哥真的要走了,好好读书,照顾好你自己,别像师哥一样活得像个另类。
          哥哥你爱我心里永远是最棒的啊,我还等着铺十里红妆,你……
         那句话还没说完,身着一身素白汉服的佑祁就从楼上跳下来,我抓不住他的裙摆,而他就像仙子飞向那个会有人理解他的世界,恍惚见我还记起有一天晚上我们吵了一架,就是在他去海子墓之前。
         佑祁哥哥,不是上了大学就轻松了么,你为什么还这么累。
         你还是不理解我,我们就是不一样的人,我说了我不会亲手把我喜欢的葬送了,不要学历史,那是你的爱好,你不要葬送了你的爱好。
         可是我除了历史成绩好其他都很烂啊。
           先好好学习行么,你的数学成绩会让你连二本都考不上的。
           可是哥哥,你怎么现在像那些老师家长一样了。哥哥?
           他仿佛是落了尘的宝玉,再也看不到他的光泽了。
           原来我也是杀了他的那个人,那个把他推向尘世中的凡人。
        我也纵身一跃想要追随他的脚步,去看他想要的生活,他那双懂得七弦妙义的纤纤玉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他那双眸子里闪烁着星辰,朱唇微启,他真的比女孩子还美。
         好好地活下去,别再尘世中忘了初心。
         清晨五点,东方一轮红日,这个世界,那个少年已经不在了,那个放流倜傥的少年去了远方,雨停了,我隐藏起了那份纯粹,纯粹地八面玲珑,没有人会记起那个少年,只是公墓里会多了一具年轻的尸体……

评论
热度(1)

© 开阳长公主佐奕之妹珂儿 | Powered by LOFTER